時間是我們唯一的敵人

回到過去只是漫畫裡的情境

時光機也只是虛幻的神祕載具

曾經踩過的每一寸沙  每一片土

沾滿在鞋底腳丫揉合了質量各異  粗細不一的形狀

能把它們揚棄嗎

也許碰巧泡過了水  踏過了草

鬆鬆擠擠的變了形

灰化成沙

沙化成土

土化成泥

泥化成石

石化成山 

山化作等待雲霧靠岸的手臂

可巨大的手抱不住時間

水把它帶走 

光陰是留不住了

我躊躇的每一步 

都老了 都倒了 都跑了

 

 

創作者介紹

你和我的相對論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