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詩戀頭等艙 (10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路過的都只是風景。

往前走,
搖曳的吹拂中,
與向晚的風背道而馳,
黃沙起身遠行,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 , 
沸騰了, 
飄散如煙 ,
走進一片荒原,
摘下野草野花,
飲酒作樂,
絢爛得無法自拔。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燠熱微涼的深夜,妳是無辜失眠的小女孩,
我們共乘著晦暗幽微的光影,伴晚風旅行;
醒時,踩踏月光星辰,
浮生依舊若夢,亮麗如銀河漩渦。

耀眼迷離的清晨,妳是神采翩翩的青少女,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途再遠,也終抵達。

日頭之下的清風,柔軟而沁涼。

現在,未來,最摯愛的,向前。

所有希望,都為了你希望,實現。

我有,你的草原。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牆背後遺忘了陽光
 城池前方蜿蜒了希望

 泥濘不堪的荊棘
 劃傷直闖的勇氣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絢爛旋即歸於平淡

零的開始

幻想的綺麗化為輕煙

沒有甚囂塵上

只能孤芳自賞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顆蛋

包夾著蛋白和卵黃

那些破掉的洞

看不見

只能用短淺的目光淺嚐輒止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一個失序的社會--這是一個失眠的社會--這是一個失態的社會--這是一個失言的社會--這是一個失落的社會--這是一個失信的社會/

只有大聲嚷嚷/才會被聽見/才能算數/

默默的/總是石沉大海/只有大聲疾呼才能提高能見度/

那麼多垃圾媒體在製造禍源/挑起無謂爭端/和人們無數的慾望神經/

你上youtube--你進入監視器--你放到行車紀錄器--你落入相機和攝影機的手裡/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7 Wed 2011 17:54
  • 消夜

昨夜反常的胃海翻攪,
免費豢養了馬桶一頓好料;
饌畢,
嘩啦嘩啦的從我的食道,
大口大口的享用了說不盡的好味道。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6 Sun 2011 17:44
  • 路過

誰不是風聲中的雨─

入港停靠急驟的指引。

乓乓乓乓拋下堅韌的彎錨,

隨著波 濤 逐流,

頃刻間轉向,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6 Tue 2010 21:14
  • 瞧!

路過的鳥看見奔跑的狼

訕笑彼此深不見底的邪惡

捷徑是偽裝表面的和平

接著自尋東西  橫陳自己的窩

過河拆橋  幫了大忙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少日子的憂愁匯流成河的頂端

猶如聚集涓滴的縫隙排成龐然的魚群

想要逆流而上時

少了微風推他一把

突如其來巨石阻擋前方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宛如離開過一甲子依舊保有最原始的氣息

連結於母體的芬芳和子體的柔軟

突如其來的

把時時刻刻製造的廢棄物加冕在流動的時間裡

很陌生也很熟悉那凝結的動人契約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儼然成塔的影集音樂書本

密密麻麻躲在角落和我捉迷藏的那些恐怖份子

要是沒打起精神啃蝕一番的話

高牆就要倒下了

大腦裡面不能只是堆棧或戀棧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7 Wed 2009 17:57
  • 毒藥

遊走在冷靜與熱情之間

天平中央必須有理性和感性制衡

恰似突如其來的夢囈  牙牙學語  嗷嗷待哺

匡哴一聲

跌碎一地  好生嘆息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景殘忍的

將我殆盡成低姿態的夢

落下的纏綿泅入水中綑綁密密的相思

青雲之上

憑陸地的丰姿笑傲江湖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累了  雨喘了 

雲開了  土醒了   一切就要開心了

晴空時  伴隨印記前行  

雨天裡  跨越回憶邊界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帆已過盡千山

路已走遍萬里

夢哪能出現一天

 

同一座城市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隱形鑰匙解開房門的鎖

誰能預言房裡面藏有什麼奇幻風景或是神祕通道

堆疊成一言難盡的天花亂墜

地底蟄伏著千萬年的古老生命

於是揉合無數物質的土地黯然開竅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誠如過去所說的那樣,好的那一片草原始終只是給悠然自得的人擁有的。

我們只配站在邊緣觀望,是不是有更多的人進入那塊彈丸之地。

心底渴望著踏到舒適軟綿的草皮,好像回到最初那種熱切。

時間的消逝是無聲的殺手,默默離開身邊,

不需要特地通知,因為總會有下一個時間進來。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