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冷靜與熱情之間

天平中央必須有理性和感性制衡

恰似突如其來的夢囈  牙牙學語  嗷嗷待哺

匡哴一聲

跌碎一地  好生嘆息

空留軟弱無力的呢喃

春天的燕子飛走了  夏天的鳳凰離開了

秋天的落葉服下毒藥

零落風中  吹風  遺留親吻過的痕跡

在年輪上  斑駁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