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未曾遠去,晨間的朝陽還照耀著,

離離的牽牛花像快艇劃過的浪花,匍匐前進。

書寫的字跡時而明亮,時而昏黃,

斷斷續續敘述腦海傳達手指尖的指令,是感情的寄託,也是思想的靈魂。

三人一日的時刻,在三點一刻,

眼底盡是充滿笑意的臉,催促全世界要歡聲雷動,

可我依然娓娓道來,踩在將融的冰上。

好像有些崎嶇危險,有些擔心害怕,

似乎有了魔爪,伺機而動,而我等待穩穩的抓緊不放。

不能回首過去,也許明天,看見我在那裡,振筆疾書日升日落的風景。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