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霧散去的那天起

我相信薄暮不能再來

正如我沛然莫之能禦的筆

想要寫些什麼卻時間短暫

想要說些什麼卻無人聆聽

歌曲唱呀唱的

音樂轉啊轉的

宛如無痕膠帶

來無影 

去無蹤

但我心中還留有一片寂靜的寬闊草原

讓風和雲朵奔馳  變幻無常的奔馳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