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降落在雨的身上

屋簷躺在柏油路面

惡水靜靜流淌溝渠

多增添一筆

表面積就增加一倍

彩色的黑白

落盡我眼裡的

卻還是那麼苗條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