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頭痛欲裂的夜晚
 正確來說
 是日子
 
 雜七雜八的事務工作
 還停留在摸索階段
 頭緒仍未理清
 千絲萬縷的髮線讓緊纏的繩綁著
 
 孔方兄的名目繁多
 數字還不明朗
 才剛進站馬上就啟程
 遇到分岔線軌道
 要從哪裡行進
 才不會分身乏術
 疲於奔命

 一層一層關卡豎立眼前
 力氣還在    利器卻分散
 昏暗的一刻間
 閉目沉睡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