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離開了那麼久
是否還要尋找那傷感的地圖
是否還要索取那過往的國度

山坡上的遺跡  鵝黃色的舊毛衣
小溪旁的草叢  酒紅色的新時鐘
灰暗的流水  微涼的晚風
吹襲婀娜的稻浪
揚起嫵媚的漣漪

炊煙又起  山嵐在飄
清晨還沒到
鞋底的夢又開始交響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