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的風截了角吹向遠方
侵擾任何留著空隙的角落
只是每放一點風
就洩了氣
於是到處呼朋喚友
還在山上的氧氣
躲在防空洞裡的二氧化碳
廚房裡的一氧化碳全來幫忙

流浪著流浪  徬徨著徬徨
遇見了噴漆家族
風想看見自己
於是換上了五顏六色的新裝
看起來精神飽滿又容光煥發
開心的四處遨遊  一點兒也不拘束
突然間下起了雨  雨淋得全身溼答答 

原本身上的裝扮變得模糊
乾脆等著太陽晒乾 
陽光露臉發射耀眼光芒
風的臉龐全變了個樣
色彩已經擠成一團了

頂著醜陋身軀的風
此刻又垂頭喪氣了
因為它變得更難看
更加難以辨認自己
重新回到山上的風
刻不容緩的躲進被窩
藏匿了好幾個月

日子一天天過去
大地降下瑞雪
風也知道不該再隱藏自己
踏出家門想重新再來

風還沒發現自己
顏色已然風乾褪盡
晶瑩潔白的冰雪
早就還原了風的外衣
創作者介紹

你和我的相對論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