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風捲簾
東風借箭

空洞飛上枝頭
綻放晚春
倥傯落下心頭
鋪滿遲秋

疼痛如此
喧嘩如此
迴響如此
煩躁如此

一聲靜止的響雷
提起筆
染紅了整個夜空
揚起眉
吹皺了一池春水

生疏了
冰涼了
冷淡了
遙遠了

閉上眼後
眸裡是一片湖
湖裡有光陰的故事
我卻也唸不出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