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卻那麼吵
止不住的沙啞聲冷卻溫熱的心
空洞了空洞了空氣
微小的分子夾帶幾夸克穿心的箭
以些微的不碰觸我的距離穿梭

企圖湮滅證據直到西方天國
顯微鏡和DNA都驗不出到底有什麼成分能造成謀殺案
是佛地魔還是女巫給了無解的特效藥
瞬間瓦解我成無形
感不到一絲痛苦

討好也沒有用
這只不過是場荒謬的戲碼
誠實說謊欺騙虛假的心靈
等到喝下孟婆湯
一切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彷彿不曾來過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