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壁了像重重的被擊了好幾拳
瘀青還在原地踱步不肯散去

穿過雲層婆娑空氣
帶著笑意度過水平面
來回躊躇流逝的能量已然稀釋

再也回不去天的懷抱
買票進了五光十色的電影院
剩下的存根聯郵戳依然清晰
但是哪一年卻模糊了

散場後
剝落的光影斑斑速寫起彩虹的往事
那筆褪色得甚為嚴重
再也看不清了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