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有太多同情
同情到讓我覺得是不是濫情了點

大如可憐人
小至流浪生命
觀瞻過後
不免有幾分疼惜和憎恨

很盲目的看著這些白目的行為發生
無太多心力阻止
只能蜻蜓點水式的不要讓情況更糟糕而已

說教育有成功
那可能是還有一些惻隱之心和正義之聲
說教育是失敗
那或許是一窩蜂和嗜血的隱疾不斷發作

站在教育者的立場
我只好說
對不起
我已經盡力
但結果並不是我想要的樣子
只希望著些果實將來能夠瓜熟蒂落
再成為重新發芽的播種者
創作者介紹

你和我的相對論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