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
我們班不覺得我兇

但是
從開學以來
就執行著疾言厲色的風格

連我都不習慣
可我總不想心軟

上星期總導護工作結束以後
鬆了口氣
對自己表現只有差強人意
或許能更好
升旗對全校講話還是會有點語焉不詳
因為只想趕快結束這種場面
好讓大家快進教室

放學時間是稍亂了點
但並不至於太糟糕

星期五下午
訓導主任的小孩在辦公室看到我
就在門邊小聲的說
老師 你好兇喔
我心想  拜託 我有比你老爸兇嗎
這是在誇獎我嗎

在班上上課時候
有孩子說
老師 你最近講話都好嚴格喔
我心想 拜託  你以為老師都喜歡這樣嗎  
還不是因為你們的劣根性
但我還是決定
要一步步對你們進攻下去

這學期的確是下了許多規定
且傾向權威方式
不然  你們會知道國王是誰嗎
未來的太子和公主們?

希望你們能讓我窩心
而不是操心啊

也許要在講台上一再重複著
你們     聽懂了嗎


創作者介紹

你和我的相對論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ilent
  • 想起在南榮的日子<br />
    好想大家再一起教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