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
鳳凰飛去和和平鴿共舞
彩帶和氣球不過是證物
藍天下化為繽紛的鼓譟聲線

我的跑道盡情讓慢跑鞋踩踏
摩擦的軌跡是狂放的控訴
只能跑了
就算停下來
也是喘口氣和喝水的片刻

停不下來
肌肉的痠和痛快正在釋放
氧與二氧化碳交換
汗水激情演出

身體是助燃品
一把火
竄起了鳴槍後終點線的欲望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