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基層選務工作
幾個小時下來還挺累的

因為沒睡好就去
因為咳嗽還沒痊癒
因為排隊投票的人潮沒有斷過
因為選民們沒公德心的丟棄垃圾在校園土地上
因為大雨絲毫未曾停止過的下在嘈雜的人聲鼎沸之中
因為開票時用咳個不停的爛嗓子聲嘶力竭的呼叫當選者票數
因為有很多雙虎視眈眈數字遊戲結果的鄉里民殷切吵罵高談闊論候選人生死決戰

還真是好有壓力啊
對照選舉的激情
似乎一哄而散後的任何活動場合
只有一地的髒亂等待收拾善後
好像只有無奈能形容
當大人們不能高度約束自我時
又怎能不斷要求孩子能有良好的循規蹈矩
方便和隨便是如此的曖昧不明
差不多低廉的品德實在不堪一擊啊

途中休息和其他選務管理員交談
還一度被認為成弟弟
事後和我道歉 我說現在老師都很年輕了啊
比我年輕的也都已經出來教書
不必太驚訝
他們也承認現在小孩受到太多科技 媒體的誘惑
早熟成為他們早爛症候群的前兆
還不懂就以為自己懂得很多

太多太早快樂的代價
將來的後果該由現在小孩的父母承受苦果吧

我不是弟弟
請叫我老師
一個寶貝臉的學生樣老師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