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下疾馳
瘋狂呼喊
是誰在敲打我窗

氤氳赤裸了歌舞片
來不及仔細欣賞
劈啪的腳步聲淹沒我的雙眼

飛輪旋轉在清晨路面
玻璃舞鞋洗練出嘹亮的咆哮
空隆的喘息終於繳械

陽光臥病在床
豆大汗珠傾瀉而下
沖泡過後的雙腳揚起六月的夏日香氣

紅綠燈喊停
陌生人撿拾遺落的足跡
肆虐的災情慘不忍睹

退去的潮
沒有滿目瘡痍的眷戀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