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執的堅守在烏雲密布的崗位上,好一陣子都說不出話來,

秘密悄悄穿流其中,發狂似的乘著流星的翅膀離去;

正在台上演出的是有口無心和有眼無珠的阿呆與阿花,

另一組是阿瓜與阿草;壓軸的是阿貓與阿狗,沒有主持人。

揭幕以後,講了一堆很冷的話,觀眾跟不上TEMPO,都急著想要轉臺了。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