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霧散去的那天起

我相信薄暮不能再來

正如我沛然莫之能禦的筆

想要寫些什麼卻時間短暫

想要說些什麼卻無人聆聽

ha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